这么远那么近

曾经在电影里看过无数生命逝去的镜头,有惨烈悲壮,有平和安详,有撕心裂肺,也有感人肺腑,可那些都仅仅只是电影的镜头。

当今天亲爱的外婆离开我的时候,知道失去一个亲人远比那些更为深刻,像胸口压着一个石头却又无力搬走。眼睛干涩,已眨不出多一些润滑的水分。内心愧疚的是没有见上外婆最后一面,她就走了,我想让她知道我很舍不得她。

天堂这么远,只能在心里怀念她了;天堂又那么近,眼前会浮现她对我微笑。当知道她走了的时候,第一感觉是逃避,是不愿意去相信,因为我觉得我不能这么快失去外婆,失去从小到大印象中最疼爱我的人。长这么大的我甚至还没有准备好…虽然我知道人的生命就柴火一样,迟早会有熄灭的一天。

闭上眼隐约间还听得到小时候在外婆家睡觉的时候,远处传来的拖拉机声音,悠长,深远,平缓,沉静得好像在梦境深处,那里有心爱的慈祥外婆,永远微笑,还有她亲手做的世界上我最爱最美味炒粉干。

生与死

最近生与死的概念是离的这么近,自从记事以来的记忆里面,最疼爱外婆现在正遭受病痛的折磨,精神的煎熬。作为晚辈在这个事实面前竟然不知如何安慰老人,心里想去看看她,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合适。
自从儿子出身,才体会到了生命就是一个奇迹。从怀胎十月到生命的诞生,从哇哇大哭到开怀大笑,看着他从不会到会,看着他从爬行到走路,听得见啊啊嗯嗯到开口叫爸爸妈妈,心里有一份喜悦和一份责任感,更有一种成就感。也让自己重新思考,生命到底是什么。
生命是一种过程,以前外婆说地上有一个人逝去,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。那时候半信半疑但是现在确实很愿意去相信这样的一个说法。现在只希望外婆能少一些痛苦能安安祥祥地想想的满足她的心愿。在生命逝去的过程中觉得任何人都很无助,因为谁也没办法去阻止。
突然非常想念以前外婆炒的粉干,因为每次去外婆家里的时候都会吵一锅非常好吃这份粉干,每次去都会想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炒粉干了吧。虽然我知道可能有一天我再也吃不到这样的炒粉干了,可是印象中永远抹不去外婆对我们那一份关爱,甚至觉得外婆是世界上对晚辈最好的长辈了。

相识十年

十年前,在车上认识你,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决定。
跨过时间与空间的界限,似乎只是一瞬。

谁曾想,那只是平常的一种偶遇,却并肩行走了十年。
未曾想,如此一段不短的时间,亦相伴同行到今天。
为了一个人,放弃一座城。不是迁就了谁,而是舍与得,往往携手显现。

记忆流转,忘却的,淡化的,印刻的。
时光飞逝,走过的,溜走的,抓住的。

拥有相同的记忆,一起共享的时光,才算得上是幸福的日子。

 

忽然间

忽然间,充满羞愧。生活像一个模子,每天不断复印。丧失了斗志,如同低头的蒲公英。要如何才能有所起色,如何才能有所前进。原地踏步了这么久,已经落后好几轮了。迷漫不安和紧张的心情,因为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解决,克服,总不能一直做这样的无用功吧。

如何对待女人

仔仔妈妈最近经常给我看其他人的照片,说某某又给自己老婆送礼物啦,又买什么东东啦。我忽然觉得是我太不上心,最近都没关照到仔仔妈妈的感受。自从仔仔出生以来对仔仔妈好像没有那么关心了,导致她受到冷落的感觉,这应该是我的失职了。 继续阅读

写给仔仔(二)

有时候爸爸觉得你特别可爱,笑起来张着嘴巴,眯着眼睛,发出憨憨的声音。
甚至有时候爸爸给你晒衣服的时候都觉得是幸福的,看着那么迷你的衣服,一条一条经过爸爸的手晒起来,突然心里很温暖,因为家里多了一个你。

写给仔仔(一)

仔仔,从你出生的那天起,爸爸就一直很想给你写一篇。

那天妈妈进入产房,爸爸一直在外面祷告,心里默念着,重复了不知次数的话语: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。经历了漫长的等待,护士出来报告你的来临时候,爸爸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了。

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,爸爸就知道,以后你将在爸爸的生命中成为一种习惯,哪怕有一天没有看到你,爸爸也会感到惊慌。

应该从何讲起,看着你安睡的表情,爸爸知道你一定在做美梦,爸爸也想着一个关于你的梦:看着你慢慢成长,学会爬,开口叫爸爸妈妈,学会步履蹒跚地走路,能自己独立吃饭,然后上幼儿园跟小朋友玩,结识自己的小伙伴,开始保留自己的秘密,会有自己喜欢的人,上大学离开家里,开始自己的工作事业,成立自己的家庭,拥有自己的孩子……

爸爸想的好远,此时此刻只希望这样的望着你的眼睛,看着你对我微笑,内心满满的充足。然而每每听闻哭声,都觉得是那么伤心,发自肺腑的难过,就好像是爸爸自己很伤心一样。看着你的小眼泪留下,爸爸有时惊慌的手足无措,恨不得自己代替你去接受这样的悲伤。